全国服务热线:028-87750337 传真:028-87750337

2010年中国软件产业出口达200亿美元没悬念

浏览:1453 发布时间:2010-08-03

该新闻由成都网站建设成都网站制作转载于百度新闻。

在上周五的CNET科技资讯网《7日风云:IBM彻底软化》的视频直播中,CBSi(中国)媒体总编刘克丽和ZDNET至顶网软件频道主编蒋湘辉作为访谈嘉宾,对上周发生的重大事件进行了点评。

在访谈中,刘克丽指出,IBM将系统与技术集团整合至软件集团,原因有三:1)IBM公司硬件系统3-5年后会白送;2)IBM硬件如果亏损只能由IBM利润最高的软件部门来抗;3)最重要的是,未来的IBM的硬件和软件一起卖,方便用户。

对于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刘克丽还预测,“中国软件产业全年软件出口200亿美元没有悬念。”

以下是7月30日7日风云视频文字整理: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七日风云。不看不知道,七日真奇妙,又迎来我们这个七日风云的直播节目。首先介绍两位嘉宾,中间这位是CBSI中国媒体总编刘克丽,右手这位是ZDNET至顶网的软件频道主编蒋湘辉,首先向两位嘉宾问好!本周其实我们有非常多的事情,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手机方面的,手机方面我们都知道ITC和多普达这两个品牌给人感觉挺乱的,ITC宣布本周进入中国,ITC可能对很多人不是很陌生,但是它此次才宣布正式的进入中国,我不知道两位嘉宾怎么看这两个品牌,有没有比如两位用的手机是不是他们这个品牌的,然后他们此举对中国手机市场的影响有没有一些自己的分析。

    刘克丽:中国市场那么大,谁要进来都是很自然的我认为,那(宏达)它有两个品牌,第一个品牌先进来的,跟微软合作的;第二个品牌就是这个HTC,那就一个公司多品牌运作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我是这么看。那么多普达它一直在智能手机方面,HTC它也是在智能手机方面,就是说中国现在没有非智能手机的大战,只有智能手机的大战。

    主持人:老蒋?

    蒋湘辉:对,HTC的手机以前我用过,里边是用微软的操作系统,其实在智能手机市场现在竞争非常激烈,而且以后中国市场也是越来越庞大,升级为智能手机这是大势所趋,所以这也是各个手机厂商的必争之地。从数据来看,现在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目前还是诺基亚的,排在第二的是黑莓的,第三是苹果,已经升到了第三。Android的系统的手机已经上升到第四位,超过了微软的那个。

    主持人:windows Mobile系列。

    刘克丽:但是Android手机是有很多品牌,比方说摩托罗拉。

    蒋湘辉:也包括这个HTC。

刘克丽:HTC后来也开始用,这个Android位置有点相当于桌面的Linux的位置,谁都可以用,但是在上面的应用开发是有自主版权的。

    主持人:对,Android其实是后起之秀吧。我们看第二个话题是刚才老蒋提到的名字RIM,RIM本周在中国市场也是非常多的动作,它首先在西单大悦城建了一个体验店,有很多人现场就买了一个价值800多块钱的破电池,这黑莓的用户真是挺有钱的,另外RIM公司也收购了一个域名,这个域名叫blackpad.com这个域名,可能有很多人分析说这个RIM在做平板电脑,给它蓄势等于是。另外还有一些列的相关报道,也有人分析说黑莓在企业级市场,因为它原来是推PushMail或者叫手机邮件这种,这种服务是获得企业级客户的认可。现在随着另外一些厂商的进入,RIM在企业级市场受到了威胁,我不知道两位嘉宾怎么看RIM这段时间的一系列举措。

    刘克丽:因为黑莓一直就是在我们宣传的口径里还是比较低调的,我不认为它像苹果那样的,或者像诺基亚这样的。它好像存在,但实际上我没看见周围的人谁拿着黑莓,我不知道老蒋你们看到没有。反正就这么一个情况,而且它是一个加拿大的公司,和前面一样,和台湾那个(宏达)一样,那就这么大一个市场,我们走向8亿时代。8亿时代百分之万一800万呢,我认为是这样子。它肯定是百分之一是800万,就是很大的。所以我认为黑莓它在欧洲或者在哪都顺理成章的,但在中国市场表现的有点反常,就跟它自己的文化有冲突,那也是看中这个市场。它什么企业级防线突破什么的,其实我们说过企业级也好,个人用户也好,实际上都是一个市场,我认为。个人用户的高端市场就是企业市场。

    主持人:老蒋怎么看这个问题?

    蒋湘辉:它其实在北美市场一直是占有率很高的,而且主要是主打商务应用,那么在中国商务应用相对来讲要滞后一些,但是最近中国市场越来越火爆,而且中国的商务的包括企业级市场也越来越受到重视,所以它进入中国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这个是大势所趋。

    主持人:对,我们聊了两个手机的话题,我们看一眼互联网的话题。这个话题可以说是Facebook,但是Facebook我们都知道它是一个社交网站,本周约有一亿名的Facebook的用户信息得到了泄露,其实说这个话题可能跟我们每个人都相关的,比如我们每天有很多互联网的一些行为,比如我们在哪更新了一个东西,然后注册购买了一些东西,或者网上银行的一些东西,当你的信息被泄露的时候你觉得这个是不是挺恐怖的。

    刘克丽:当然很恐怖了,我就知道我的手机上的垃圾短信是怎么来的了,就是我被倒卖了几次,我可能就有多少次的垃圾短信。

    主持人:你可能就是说比如某此参加了某个什么聚会。

    刘克丽:给了名片。

    主持人:然后你就被有些人。

    刘克丽:对,还有可能就是被人肉搜了一把或者怎么着就搜出来,有一个信息它就可以关联出来很多信息,我觉得越是互联网人的信息越透明,最后你就可能没有信息,我有个朋友他死活不上互联网,因为他的保护意识特别强,好像他也不用信用卡,所以他就没有人,垃圾短信也没有,好不容易有一个是中国移动祝你新年快乐。

    蒋湘辉:美国新闻周刊前一段时间专门列举了Facebook弊大于利的十个方面,其中都包括什么呢,比如说债主,他可以顺藤摸瓜,他可以用Facebook来追踪借债人的举动,每天都在干什么,是不是可以有什么潜在资产可以抵债。

    主持人:老不还钱,其实你还在哪买什么什么东西。

    蒋湘辉:对,另外还有一些保险公司,因为你在Facebook上的一些举动可能会拒赔,就是方方面面的很多事情。

    主持人:这个话题的另外一个部分,对于普通网民来说如何来保护自己的隐私呢?比如说从网站来说,因为它是好多用户,把东西放你这你得给我们负责,你得保护好,你得捂好,另外一个层面来说,用户比如在这个网上放东西的时候,你是不是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全都放上去,户口本什么之类的。

    刘克丽:就是原来说云的时候就有点这意思,把东西放云里面肯定就是这么一回事,而且信息无所不在,而且个人信息也无所不在,如果是互联网是查询信息无所不能的话,那你个人信息也是,这肯定是同步的,所以互联网时代的个人信息就透明了,所以有些法律什么东西可能得快点跟上。

    主持人:我们聊完了Facebook,再看企业级的一个话题,企业级的话题离不开IBM,IBM也是企业级市场非常活跃的一个公司,最近IBM它把部门进行了一些重构,重构之后就是有软化一个过程,比如原来IBM在卖一些列硬件设备之前,比如说(9:54)或者打印机、服务器之前它可能还是一个相对完善,硬件提供商说它也是可以,现在它把系统与技术集团并到了软件集团去,我们知道系统技术集团它生产那种大型机,包括X86的服务器、存储还有一些列的处理器,这个是不是一个信号,就是IBM彻底软化了,我不知道两位嘉宾怎么看这个,这是第一个问题。

    刘克丽:我不认为什么IBM彻底软化,其实这个问题好久就软化了,已经它不是一个硬件公司了,我觉得它早就是个软件公司,那我在不久以前,好像两三个月以前写的,IBM的硬件是白送的,在明年到后年的时候就白送,它已经没有利润就白送给你这个,所以它并到这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我认为它就是卖软件的时候和卖硬件一定是一起的,它再分开也是比较扯皮的一件事情,我们看到IBM公司的营业额还是蛮大的在九百多亿,它的硬件还是去年是161亿,我们看到比前年还下降了30多个亿,161亿的硬件公司还是蛮大的。

    主持人:基本上也能进500强。

    刘克丽:差不多,500强就差不多是这样,也是蛮大的。我说的是两点看法,看看老蒋能不能。

    蒋湘辉:IBM从硬件往软件和服务去转型,十几年前就开始了,克丽肯定更清楚,它在90年代上半段的时候它的硬件份额一直是最大的,比服务要大,到了90年代末的时候服务就已经超过了硬件,从2008年开始,它的软件的收入第一次超过了硬件,它的硬件最近4年是连续下滑的收入,软件基本都是稳步的增长,而且更关键的是软件利润率一直是IBM最高的,IBM几大部门里最高的,像去年,2009年IBM软件的利润占整个公司的42%,和公司的服务部门是一样多的,而且预计明年,就是(11)年还有未来,软件将是IBM利润率最大的,就是整个利润的总额最大的一块。

    刘克丽:比服务还大吗?

    蒋湘辉:对,预计从今年开始,而且不包括整合了硬件以后,就是它纯软件这块,从今年开始它对公司整体的利润贡献就已经比服务还大了。

    刘克丽:那我更知道了,那第三个原因就是说只有它能背负硬件这个重担。

    蒋湘辉:而且虽然IBM去年,就是09年整体收入下滑,但是它的整体利润却在增长,达到了历史的新高,这基本上都是软件来贡献的,所以从这个总体的趋势上来看也是比较正常的。

    主持人:前一段时间IBM发布了最新的一个Q的财报,你能不能就这个财报进行一个简单的点评。

    蒋湘辉:最新的一个Q,它二季度的数据,就基本上和去年的趋势是一直延续的,软件的利润率一直是处于最高的水平,第二是服务,硬件还是排在最后。

    主持人:硬件虽然说排在最后,但是对于业界来说还是非常大的一个。

    蒋湘辉:它的硬件实际上也都非常高端,无论是它的服务器还是它的存储,也都是在业内排在前两位的,无论是总额还是单价,而且从性能上来看它最近又发布了(14:42)的新的机器。对于软件IBM最近十年吧,它连续收购了60多家软件公司,大家可能都以为收购能力最强的是Oracle。

    主持人:Oracle特别高调。

    蒋湘辉:其实IBM也一直在收购,但是它的重点是软件公司,大概花了180亿美元。

    刘克丽:Oracle除了sun以外也都是软件公司,(CAE)也收购。软件的整合速度在全球来讲是特别快,而且是玫瑰静悄悄的收,不静悄悄的开。

    蒋湘辉:而且这软件公司通常来讲它都比较值钱,比如说一个10亿美元左右的软件公司,通常都会能卖到50亿左右,就是收的时候。

    刘克丽:10亿卖到50亿。

    蒋湘辉:就是它的收入如果有10亿美元的话,像当时它收购(15:41英文)做商业智能的这家公司的时候,就花了将近50多亿美元。

    刘克丽:Sybase卖了多少我忘了。

    蒋湘辉:SAP收购Sybase的时候这个价格也是几十亿美元,Sybase的规模是11亿多,当时以前的话会更高,收购(英文)、还有(英文)也是几十亿美元。

    刘克丽:那当然(英文)多那个什么。

    蒋湘辉:这就想象IBM当初卖100亿美元的PC业务的时候,只卖了十几亿美元,卖给联想的时候,但是它买一个10亿美元业务的软件公司,它可以舍得花出50亿来买,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看出,IBM对软件有多么重视,而且也肯花血本。

    主持人:对,我们聊完了IBM的还有另外一个软件的话题,这个是中国软件发展的一个情况,有一个数字说中国软件上半年收入达到了6048亿元,其中吸引我的一个数字就是软件外包,软件外包出口方面增长了将近40%,我不知道两位嘉宾对这个数字是不是感觉有什么要说点什么的。

    刘克丽:我第一个印象今年中国软件出口200亿美元,没有悬念,我不知道老蒋同意不同意?

    蒋湘辉:同意。

    刘克丽:那我们看到其实我们国家的软件收入上半年就达到了这个数字,其实非常非常的高,同比增长的话,我记得2年前,一年也就是580亿,蹦的特别快。我记得在2008年的时候,2007年是4800亿,2008年是5800亿一年,它这个半年就同比增长29%,可能去年,我记不得这个数字了,软件出口半年我脑子里是这么一个。

    蒋湘辉:去年是22%左右。

    刘克丽:其中软件外包服务才12.3亿美金,那就是软件出口和软件外包,我不知道一个是103亿,一个是12.3亿,这两个数字老蒋你解读一下吧。

    蒋湘辉:软件出口可能也包括很多比如说外包拿到一些美国、日本一些单子,出口可能也整体的出口也包括一些嵌入式的,一些和其它的打包在一起的。

    刘克丽:我明白了,你比方说像华为,华为是它好像是说我们出口的硬件是多少,实际上它是嵌入式的软件,因为华为是中国最大的软件公司,在100强排名里,中国软件排名,它软件工程师是全国企业里面最多的,达到6000多位。

    蒋湘辉:它的手机出口了很多其实,从那个软件数据来看上半年是6000亿,克丽说了有一个数据是没有悬念的,出口200亿,还有一个数据没有悬念的就是整个收入全年超过一万亿,这个肯定是没有悬念的了。从目前来看超过一万二千亿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从这个数据上的增长来看,收入的增长比去年提速了,提了6个点,但是出口实际上增幅放缓了,比去年放缓了6个点,可能是因为国外的经济的恢复还是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

    主持人:显的国内的很快。

    蒋湘辉:对,但是整体还是很快的。

    主持人:聊完这个软件我们看一个硬件方面的话题。说实话硬件的进步不像互联网的应用那么丰富,本周Intel宣布了一项非常大的技术进展,这个进展其实是在微光电的领域取得的进展,这个技术它现在是发布了一款激光器,这个激光器展示了一个相关系统的一个原型,这个速度可以达到50Gbps,这个一秒钟之内就能传一部高清的电影,这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刘克丽:我一看到这个东西开始是很惊讶,光速能传输信息,而且传的这么快,后来我仔细一看不是这么回事,这有点像当年的生物计算机,八几年说过生物计算机,后来发现维持生物计算机这套系统比电子计算机更复杂。那我也看了这个新闻稿,其实激光器本身的造价和本身的复杂程度已经超过了硅的生产过程,那就是说谁能把激光器的价格降为零或者它的零头,我认为这个东西才能普及。

    主持人:这个意义对于目前的铜缆,就比如我们平常见的什么电脑里的一些部件也好,一些电路板也好,里边的都是以铜为介质传输的,现在等于Intel打破了原来这种,而且铜目前最高可以达到10Gbps这样一个传输速率,跟这种光传播是差很多的,而且往上再走可能就是20G、40G,就是基本达不到这种硅光电的传播速度,比如50G,下一步就是100G甚至200G,下下几代可能就到T级别的传输速度,这个对于计算机体系结构来说可能是一个非常大的飞跃。

    刘克丽:我认为实现是一个飞跃,它现在只是一个实验,我做了一个Demo,做了一个秀。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有这个技术。

    刘克丽:但是我认为维持这套系统的系统是最关键的,可能我认为在特殊的情况下可以这样用,但是它是用在微电子里面,对集成电路,你要一个集成电路旁边再配一个大激光器,这不可以的,我认为是这样,那铜的技术铜的传输大概是属于15年前已经大面积的普及了,铜的技术从提出到普及15年的时间,但是到光的传输这个可能我觉得我看不见了大面积的普及,我觉得你们家小胖子可能能看见。

    主持人:其实这个问题我们当时也问过Intel,Intel说这个初步的用于计算机里面的硅光子这种设备,或者是这种什么板。因为它现在给出一个原型,具体什么形态还不太清楚,说有可能在两三年之后会逐步的有产品出来。

    刘克丽:但愿吧。

    蒋湘辉:Intel的创新都是比较奇的。

    刘克丽:但是有一点Intel创新我是反复说过,比方说光计算机,其实所有东西都成熟了,比如我们用光缆,我们有光存储,我们有光传输,但是Intel绝对不会放弃电子计算机的,因为它说摩尔定律还会存在50年。

    主持人:它现在是把硅的这种特别成熟的工艺或者这种材料运用到光的。

    刘克丽:还不是,硅是介质,是开关电路介质,但是它开关电路之间的联系是用光,好像我理解是这样,它不是把元器件的开关电路用了光,不是,它用它做传输,做信号的传输,并不是用来做开关技术。

    蒋湘辉:我是觉得像Intel创新这么前沿的跟国内的公司比,其实它的差距不是在IT本身上,是在基础科学研发的能力上,比如说是这种物理方面材料方面,在这一层更基础方面的差距,所以我也希望国内的公司或者是整个国家能够对这种基础科学的研究,能够投入的更大一些。

    主持人:这个希望是好的。

    蒋湘辉:像Intel这技术,每一个国家也都会很期待的,尤其是媒体人士。

    主持人:聊完Intel,我们聊一聊几个大佬,我知道克丽本周特别辛苦,访了两位业界里比较厉害的人物,一位是微软大中华区的总裁梁念坚,梁念坚给人感觉很低调,这次他来跟克丽有一个更深入的一个可能有一个小时的面对面的访谈,对梁念坚能不能跟广大网友分享一下。

    刘克丽:首先我觉得我们都有一个错觉,其实他并不低调,他很张扬的,这也是作为一个总裁性格必须外向的这么一个必备的。过去也不叫没有找到对路的人还是就没有联系上,我觉得其实他是非常健谈的,这个是第一个感觉。第二个我认为他回答问题还是挺直爽的,他也不回避任何尴尬的问题,比方说我问他听说你不让中国人做office,他说我没有,他说我是让大家更创新,他的意思是office已经有了,你们不要做已经有的事情,而是要做没有做过的事情。

    主持人:比如说基于office基础之上的做一些,或者说。

    刘克丽:他说我没有说,如果说别人做过的东西你就不要做了,我认为他说的是对的,因为我们集团也有一个创新大会,我上去一番,人家都发获奖感言,我是去发奖,我是说发奖感言,我认为创新是人类文明的进步,如果不创新的话我们人类就再也没有进步了,而且创新是不止的是什么呢,是因为人类进步的文明步伐是不会休止的,所以我认为创新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以为当初互联网无所不有的信息已经走到尽头在15年前,后来在5年前就出现了视频博客、搜索,传输手段,找寻手段我们又认为是走到穷尽,不对,其实现在的社交网,微博,又出来一拨,你就不知道以后还会出来什么,所以我认为在不断的创新,我认为梁念坚这个说法也是很坦诚的,很直白的,很对的。我还认为他心里有一个尴尬就是有一个纠结,他特别希望XBOX进中国,业务可以扩大,但是政府就是不让它进,他说要很多部委签,他心里面挺纠结这件事情,但是他也很理解,他说因为XBOX在中国采购了那么多东西为什么不允许他卖,这个我觉得梁念坚的想法,还有一个他说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

    他说了一个例子,一般我也不愿意说,他比方说印度市场比中国小多了,但印度生意就是特别好,他言外之意就是责怪中国还是有偷它东西这种现象我认为。但是这个都是我私下里跟他交谈的一些感觉,我认为他还是挺交心的对我说这个东西,另外不能说他有一个缺点,他就是有一个特点,他不太爱听别人说下去,他一个劲自己在说,表达自己的观点。比方说好几次我认为点到他痛处了,他就没有接这个话,这是我对他的一个看法,可能伟大的人都比较执着,自成体系,他接我的话没准我能帮他解决,或者我能给他抛砖引玉,我觉得是这样。

    蒋湘辉:您觉得点了他几个痛处?

    刘克丽:我觉得知识产权这个是吧,其实我还想进一步跟他再交流下去。

主持人:老蒋可以谈谈你对梁念坚的印象。

蒋湘辉:我对梁总的感觉就是特别踏实,那天感兴趣的问题就是关于他们和Intel的关系,这问题我特别感兴趣,因为Intel推出MeeGo操作系统以后,实际上,从事实上肯定会影响和他之间的关系。

刘克丽:肯定。还有一个,插一句话,老蒋等一下,我觉得有时候你说的批评他的时候,他尴尬的时候他能转败为胜,比如Vista那么差什么的,Vista一点都不差,是我们Win7太成功了,他这么个人,你接着说。

蒋湘辉:MeeGo的话题,和Intel的关系,实际MeeGo不光用在手机上,还用在嵌入式上。

刘克丽:马上就能上桌面了。

蒋湘辉:其实能用在上网本上就是能用在桌面上了。

主持人:只不过Intel有个限制,是基于Intel凌动平台的。

蒋湘辉:实际上在大连软交会的时候,在Intel的展台上,我都用过联想的一台台式的PC,用MeeGo操作系统,当时有一个工作人员说的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MeeGo的推出标志着Intel和微软的决裂,当然那个是普通工作人员,不代表Intel的官方。

刘克丽:我有个感觉,自从1999年,Intel做IDF开始,就觉得他特流哈喇子对软件,为什么一个硬件厂商老作开发者大会,它有什么开发的啊,而且好多软件厂商就是一个BIOS系统吗,就是一个主板的,他一直在弄,他的纠结也是在80年代、90年代初,他做过操作系统,他失败过,当时是印光盘,而且当时印光盘就像印钞票似地,省得他再投40亿美金建大工厂,不用,就雇一伙儿人,弄一办公室,再弄几台机器,开发去吧,那就是印钞票了,他肯定眼馋这个微软,但微软也挺恼火的,这个软件一个是容易被盗版,还有一个就是服务,你只要弄上了这个,他就老赖你了,微软也觉得自己的系统越整越大,越整BUG越多,从新软件开始就有一个专门网站,就好像买一件新衣服就开始打补丁,一直打到他报废。

蒋湘辉:推出Win7的时候,实际上对Intel是不利的,

刘克丽:减法了。

蒋湘辉:他实际上降低了配置,降低了配置以后显然对Intel是不利的行为。

主持人:这I系列推出实际上指着Win7呢。

刘克丽:一个是配置是不利的,还有一个对内存的厂商也是,因为他资源占用的少了,内存配置低了。

蒋湘辉:从长时间看,他们肯定还会长时间合作的。

刘克丽:肯定。

蒋湘辉:而且还是最大的伙伴,

刘克丽:这肯定,傻子都能看出来,有点裂痕,红杏出墙,所以我写的那个,实际上对方先红杏出墙,我尴尬什么的。

还有一个曙光的,最让我吃惊的是(历军)说的,现在的云计算中心都是初级阶段,往下解读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云计算中心根本就没有成熟。大家都是先盖硬件,先盖高楼,然后往里装机器,真正的云计算只是一个雏形,有这么点意思,所以我就跟他说你先捞到了第一桶金。另外两个他讲的就是说会走向专用平台,一个高性能计算专用的,一个通用的,这么一个东西。还有(历军)也是挺有意思的人,挺果断,他公布了必然要收购一批软件公司,这个也是挺让我吃惊,从来中国的硬件公司没有收购过软件公司。

蒋湘辉:这是不是他准备上市也有关系呢,这么高调。

主持人:说起来上市呢,曙光这个小道消息传了很久,这次(历军)好像也没有正面作出回应,但他是不是也谈了一些这个?

刘克丽:没有,历军现在非常会回答问题,会回答问题的总裁一般先带你逛花园,比如你问他上市,他说上市肯定是那样,但它不会透露具体的时间,多少起价,这是商业机密,他现在也乖多了,因为要上市了吗,所以他说最大的问题是从服务器往服务业转行,这是一个挑战,从非上市企业到上市企业,他说缺少的就是经验,他说比如原来我们是右手写字,上市非得要左手写字,改呗,就不太舒服,就这样,挺有意思的,我那天可能下午状态不太好,大家听我现在嗓子还有点不太好,所以抱歉,对不起大家,咳嗽了好多声。

主持人:老蒋对曙光的一些看法,你看国产这几个厂商,联想的服务器,也不能说不做,基本上以PC为主业,像浪潮是另外一条路,曙光就是高性能计算。

刘克丽:曙光是纯服务器,浪潮不是,浪潮帮人家做手机的,代工什么的。

蒋湘辉:历军以前我也采访过几次,从他整体来看,对公司整体的掌控权还是很明显的。

刘克丽:很扁平。

蒋湘辉:他可以比较容易控制整个公司的走向。另外对自主知识产权他也很重视,好消息是国内对高性能计算的需求确实还是很大的,像上海(38:15)包括新的天津的那些机器,很多各种各样的用户都在用。

刘克丽:还有让我挺吃惊的两个技术方面的问题。一个就是星云支持多种操作系统,这个以前我们没有报道过,还有一个他要推出(优版)系统,他透露的,就是以内存为核心的多CPU的这么一个体系结构,因为这个体系结构大概在15年前,由SGI发明或者首推的,后来不了了之,那时候PC还都是单总线的,多总线的没有,当时叫海量存储,在此之前,有一个是对称式多处理,他两个CPU,后来就出现一堆CPU。这个是在(Wintel)体系架构里面没有的。

主持人:聊完这两位,我们再看另外一位,也是刘克丽的老朋友,就是思科中国的副总裁林正刚,还是副董事长?

刘克丽:不知道。

主持人:他今天在微博上主动爆料,说我该退休了,退休的报告终于批了,不知道克丽对林总的退休,您是怎么看?

刘克丽:林正刚我认识他特别早,20多年了,在80年代我就认识他。

主持人:当时他做什么啊?

刘克丽:当时是Digital中国公司市场经理,当时他每次看到我就说,你怎么还是那么的直爽啊,那我喜欢林正刚什么,他是侠骨柔肠,别看林正刚留着小胡子,好像长得很硬,它实际上心很软,他很重情感。

主持人:他是不是练武的啊

刘克丽:不是,他唱歌,打鼓,我老觉得他有种骑士风度,人挺好,香港出身。

主持人:他好像练拳,洪拳。

刘克丽:其实我觉得刚才有人说他是被退休。

主持人:对,有很多人现在网上议论纷纷。

刘克丽:不是,其实他早就想退休。

主持人:他岁数差不多了

刘克丽:一个是岁数差不多了,另外他特别怕他老婆,他那个时候就跟我说,他老婆可漂亮了,我们看着照片说,你老婆这么漂亮,而且据说他老婆是那种世家,

主持人:大家闺秀

刘克丽:他老婆就跟他说,你必须每周回香港一次,他跟我说的,那我说你呢,他说我不敢不回,肯定要回去。

主持人:等于说林正刚是跟豪门结亲的。

刘克丽:而且林正刚这个人从来没有背后怎么着,就是很多人都耍他,他不会耍任何人,我还是比较喜欢他,就是从各个方面来讲,非常好的一个人,非常好的一个朋友,我觉得他应该在杜家滨之前就想退休了,据我所了解。

主持人:那好几年了。克丽要爆料了。

刘克丽:因为之前他应该是当那个什么的,后来没有,他就管销售,其实他和那个谁的管理风格不一样,而且他特别特别聪明,每次跟他谈话,他都能做一些比喻,他那个比喻我觉得那个比喻对大家会终身受用,就是他说网络的基础设施是2000年铺的,都十年了,如果2层楼的地基上要盖十层楼的大厦是不可以的,那么多应用加上去,他招架不住的,必须重新来,重新挖地基,我不知道他指的是重新买他的网络设备还是重新打软件结构,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林正刚这句话说的是对的,我也特别遗憾,如果你走了,再也没有人跟我说这么有水平的话了。

主持人:没事,你们也可以私下聊,他也透露了,未来的方向呢,正在写书,另外就是做一些公益事业。

刘克丽:我还真没跟他聊过公益事业,我们俩竟聊工作了,没聊公益,回头去跟他聊一聊,我看他在微博里面非常的活跃,一天好几条。

主持人:我估计他一天得十几个小时,早上起来,各位早安,然后晚上,各位晚安,弄得特别细。

刘克丽:他没有开博客,他开的是微博,因为我没有加入他的好友,我也没上微博,因为我特累,所以我也没加入讨论,我觉得要是老给我发或是怎么着,我听很多人说他很活跃,还是比较喜欢的一位我这个时代的职业经理人,我很多这样的朋友,包括IBM1985年的中国首席代表(王学萌),我现在还跟他有短信联系,我们约好了9月份吃饭,他跟我母亲一样大,今年80多岁了,我们也是忘年之交。

主持人:我门也期待克丽跟我们分享一系列的心得体会,老蒋你以前有没有采访过他?

蒋湘辉:以前我没有直接采访过他,但是我以前在央视的一个什么对话节目里见到过他,我觉得他不错,人非常好,说到退休,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话题,就是IBM的全球CEO(44:55),很多人都在说,彭明盛可能明年也要退休了,很多人就在猜测,谁来接他的班,因为IBM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一般到了60,CEO就要退了,最大的CEO。

刘克丽:其实我觉得这个时代,就我们说他们退休的那个时代的那些人的水平都非常整齐,人品也非常的整齐,都是很优秀的。

主持人:他们是几0后啊,这帮人?

刘克丽:40后。

主持人:那马上50后、60后又上来一批,那管理风格和IT产业的发展,你看我这话题多大啊。

刘克丽:对,其实这是各领风骚数十年,一代比一代强,尽管不像那一代怎么怎么着,但是更有什么什么,你看英国的首相卡梅隆,他就是个70后,37岁、38岁,我觉得整个英国就会变年轻了,奥巴马是个60后。

主持人:奥巴马多时尚啊。

刘克丽:时尚,今天早上才好玩呢,说他做客一个什么节目,妇女节目,说你怎么会来这么一个节目,因为我想找一个我太太喜欢看的节目,太幽默了,这个40后绝对说不出来。

主持人:看我们这个话题多幽默啊,今天节目的时间到了,还是那句老话,不看不知道,7日真奇妙,期待下次节目再见,byebye

刘克丽:byebye

蒋湘辉:byebye

成都网络公司成都网站制作摘自百度。
 

城市:CHENGDU成都
电话:028-87750337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8号楼一单元8层803A
城市:MIANYANG绵阳
电话:028-87750337
地址:绵阳科创区孵化大楼D区433号(园艺山灵创科技园)
城市:YIBIN宜宾
电话:4000-6000-22
地址:宜宾市翠屏区明伦堂265号(东街国美电器旁)
城市:DEYANG德阳
电话:4000-6000-22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嘉陵江西路4号214
城市:XICHANG西昌
电话:合作热线:13980060177

分享

扫描二维码

关注金明科技微信官方
Welcome follow us

四川金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sckingm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1007021号-1

服务热线:028-87750337 传真:028-87750337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8号楼一单元8层803A

川公网安备 51010702000823号